Tuesday, June 17, 2014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八卦一下硅谷几大公司的兴亡(ZT)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八卦一下硅谷几大公司的兴亡(ZT)

haihai (享受阳光)
<本文发表于: 相约加拿大:枫下论坛 www.rolia.net/f >
硅谷公司的兴亡(1)

所谓"霸祖孤身取二江, 子孙多以百城亡". 硅谷近年来不说是有末世气象, 起码有些曾经盛极一时的公司, 已经是老态逼露, 前景堪忧. 有些公司, 虽然不至于被受购或破产, 但下坡路是走定了. 完全没有bad mouth在这些公司工作的硅工兄弟的意思,希望大家都有好前途.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 闲聊一下硅谷大势. "黍离麦秀从来事, 且置兴亡近酒缸". 顺便也给自己提个醒, dont' put all eggs in one basket.

随便举几个例子, 欢迎补充.

雅虎. 雅虎没有生机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杨致远很变态的拒绝了Balmer的offer,几乎是放弃了唯一体面出逃的机会. 随后carol bartz放弃search, 向MS倒贴投降, 让人看得很莫名其妙. 最近和Alibaba搞得这个插曲就更不知道让人演得是哪出. 杨以经被YHOO踢出, 为什么还留在Alibaba board上. 巴兹明明可以在董事局在近占一席, 为什么不占. YHOO在这几件事上的作为, 完全体现出了一个彻底丧失生命力的公司, 可以怎样无能到荒唐的地步. 巴老太顶替杨老太, 不但完全束手无策, 似乎还精力不济, 反应迟钝. 巴老太可能扮演的就是一个收官者的角色. 问题是她可能只把自己在YHOO的package收官到极致, 而亚虎, 恐怕还未进入收官, 就会死得很难看.

预期寿命, 两年. 这种烂泥糊不上墙的样子. 很难想象他们还能撑两年. 说实话, 挺可惜的. 经常用YHOO finance, 比啥FB, twitter好用多了.

长话短说, 把二十年目睹的硅谷其他几个公司的怪现状再八卦一下.

第一个说NVDA. NVDA 本来没多少人, 影响可能不值一提. 在很多人眼里, NVDA正是目下当红的小生, 应该远没到谢幕的时候. 不过NVDA的传统市场受到AMD/ATI和intel集成显卡威胁, GPGPU缺乏商业软件支持, Tegra/Tablet business前有Apple ipad挡路, 后有intel追赶, 边上有QCOM/TI等无数老杂牌的围追堵截, 就算不看现在zoom, galaxy有多可怜, 将来只会更惨. NVDA还不是一个腐败的公司,但NVDA是一个肤浅的公司. NVDA的三个founder里, 两个来自Sun. 而sun这个硅谷最耀眼的big bust之所以如此萎缩的收场, 就是因为作为一个硬件公司而不懂物理. sun没有fab, 靠TI fab, 别忘了, 现在TI都不自己作fab了, 靠TSMC. 而NVDA的衣食父母就是TSMC. 和TSMC打过交道的都知道, TSMC是一个非常混账, 糊涂, 但又死要面子的山寨公司. 而NVDA没有足够的知识去指导驾驭TSMC. 于是去年, 还是前年和TSMC很荒唐的互相指责对方造成了显卡的寿命问题. 说实话, fabless company里以前还没听说过敢这样搞的. 最逗的是, 搞完了以后, 还得用TSMC. TSMC也是一点idea没有. 用这样两个公司的产品, 也真要有点胆子. 对比一下, 今年Intel sandy bridge也出了问题. 干净利索一个metal fix就解决了.言简意赅, 引发业余物理学家们无限遐想, 结论是似乎有理, 当然最后信不信由你.

NVDA不比ARM, PowerVR不能靠IP赚钱, 要靠后端实现. 第一只作芯片, 不作成品. 没发更Apple比质量. 第二不懂物理, 依靠TSMC, 没发和Intel比性能. 第三, 不搞通讯, 不能和QCOM比集成.

老黄说NVDA有四大产品GeForce, Tegra, Tesla, Quadro. 说实话, 没看到一个有前途的.

不要说NVDA股票不错. NVDA的股票在Ipad 2宣布的那一个星期, 股票从26掉到18, 估计不少兄弟心脏病都瞎出来了.

NVDA不比硅谷其他老态龙钟的公司, 甚至算不少真正走下破路. 不过他走的没有一条是王道.

预期寿命五到十年.

算了, 没时间了, 先歇了. 明天再来八realtor辈出的Cisco和H4的乐园Oracle.

硅谷公司的兴亡 (2)

和NVDA这样无足轻重的小公司不同, cisco是硅谷硬工的中流砥柱, 上一轮互联网大潮的骄子, 到今天还是IT行业的bellwether. cisco的兴衰才是真正牵动俺们硅工的心的大事. 当然, 据说不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著名ID就在cisco任职. 另外一个urban legend就是cisco毕业或者待业的real estate agent也是硅谷第一的.

比起其他有名公司来, 似乎cisco的创业故事更不为外人所熟知. 其实, cisco的创业, 比起HP, Gooogle, Facebook, 还要浪漫传奇, 也一样不乏争议. 据一种既浪漫又有争议的说法, 第一个multiple protocal router就是28岁的Len Bosack和25岁的Sandy Lerner这两个斯坦福的大龄青年为了互相传递情书方便而发明的.这一对, 在80年结婚, 84年把San Francisco里的三藩砍掉, 创立了cisco. 注意
不要和costco搞混了.

那么, 为什么硅工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John Chambers, 但没有什么人知道Bosack和Lerner呢. 因为cisco今天的如此壮大, 主要是养父的功劳. cisco创立之初, 基本上就是Bosack和Lerner的夫妻店, 真是下至顽童, 上至老翁, 只要和他们混个脸熟, 就是内举不避亲地任用. 1988年, cisco才应来了第一位真正独立的领袖. 一个不折不扣的businessman, John Morgridge成了Cisco的CEO. 没有人通知
Bosack和Lerner.

1990年二月, cisco上市. 八月, Morgridge在和Sandy的争吵中, 忍无可忍将其解雇. Bosack同时辞职, 以示对妻子的支持. 这两位, 是典型的郎才女貌, 他们的故事远没有结束, 不过和本章无关了. 这时候, cisco市值大该200多million.

这时候, John Chambers的故事刚刚开始. 五年之内他成了Cisco的CEO. 而互联网的黄金时代正好来临. 2000年Cisco市 500 billion. 其间的故事就不需要赘述了.

一句话, John Chambers成了硅谷的神.

这神不会飞掷闪电, 也不会设计芯片, 他的拿手好戏是 M &A.转眼十五年过去,cisco早以从世界most valuable company的位置上被踢翻下来, 走过一轮裁员, 最近又连续几次都只能给出令人失望的营销业绩.走下神坛的Businessman John Chambers的手段是第一卖家当, 把以前淘来的东西作个yard sale. 第二裁员很羞答答的三千到五千? 第三发红利.Chambers阿Chambers, 早没了当年凤姐收拾宁荣的跋扈,只能学贾探春和丫环妈子计较体己钱了. 

但cisco在华尔街失宠,倒不是因为他已经破落. Cisco还是相当有钱, 问题是他的发展出路在哪里? Cisco的路越走越窄,华尔街的人贩子们绝不会等这他的点红利赚钱. 没新钱, 没新人, 没新技术的恶性循环总有一天会降临到cisco头上, 把他压垮.  

上一个这样的公司,motorola算不算? 

有意思的是, 2007年, Chambers亲自选中Motorola的CTO, Padmasree Warrior女士为Cisco的CTO. 而motorola当年就是一个没有技术几乎要被活活憋死的公司.要不是慈善家Carl Icahn一翻折腾踢走sun的败家子Ed Zanders和这位饭桶CTO女战士,MOT真有可能给这俩人玩到翘翘. 

而今天的Cisco也许就拈来了这样的命运呢?

个人以为, Chambers还没有到Carl Bartz这样昏庸无能, 也没有Zanders那么轻躁,cisco也没有到YHOO枪指挥党的搞笑状态, 实力也比MOT要雄厚. 但Chambers还有以前的Vision和魄力吗? Cisco的运作腐败到什么程度? 谁知道.

GOOG在这种情况下, 让更重技术的founder Larry Page换下华尔街的跟班Eric Schmit,似乎有意迎难而上, 不退反进, 再力争一片天地.和Chambers的作法比较孰是孰非. 也许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让人回头去想cisco的founder们到哪里去了.

寿命: 未知. 说实话, 个人认为, 华为,juniper的威胁没有那么严重. 但也不敢说什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什么的. 大公司倒起来也很快, 忽喇喇似大厦倾.

硅谷公司的兴亡 (3)

再来聊一个比cisco更大牌的公司, HP. 没有惠普就没有硅谷, 说得一点也不夸张.不过也许不久的将来, 硅谷会失去惠普.

第一次听说惠普, 是在大学的实验室. 管理员是一脾气特火爆的矮个小姑娘,叫一特火爆的名字, 忘了具体叫啥了. 平时就象谁欠了她八百块钱似的. 干活的时候, 一不留神, 她就窜你身后, 一跺脚, 柳眉倒竖, "呔, 说你哪. 你怎么做实验的. 这示波器惠普的. 烧坏了你赔得起吗!".

现在惠普早已不生产示波器了. 99年, 惠普 spin off agilent, 告别了包括偶怀念的示波器business, 实现转型. 先后并购Compaq, 3Com, EDS, 钱赚的不少, 技术创新到没怎么听说过. 以前HP引以为豪的是公司管理的HP way, 就象共产党的毛思想一样. 不过和共产党一样, 近年来, 他也把毛思想丢了个精光, 到是drama queen层出不穷, 隔三差五搞一丑闻, 让华尔街日报的可读性增加了不少.

先是2001, 女王Carly Fiorina和William Hewlett的儿子, 音乐教授Walter Hewlett为compaq merger大打出手. Walter作为board of directors的一员,首先在board meeting上很女王地投票支持了merge的决定. 三天以后, 他在报纸上公开发难, 发动了硅谷近十年来级别最高的proxy fight.此后长达六个多月, HP家族的七大姑八大姨频繁见报, 和Fiorina的论战霸占媒体长达六个月. HP股票一路下滑, 到2002年, HP board 踢出walter hewlett, 股东大会以微弱多数通过合并, HWP+CPQ变成了HPQ, 股票也从六十跌到了十二.

但是HP的board不比Alibaba的board. 05年, 迫使业绩惨淡的Fiorina辞职. 当天HPQ爆涨. Fiorina随后被评为史上最差CEO. 不过, 她显然不是最差的, 拿到几十million的severence package, 又让各大报纸足足打了几个礼拜的口水仗.

更让人掉眼镜的是, 06年, Board Chairwoman Patricia Dunn雇佣私家侦探用假身份盗取board member的电话记录而被起诉! "pretext" 这个词这时候家喻户晓.

去年就更神了, CEO Mark Hurd竟然因为性骚扰former soft porn star, Jodie Fisher被board调查. 最后发现性骚扰没有, 但他这样一个multi-multi-millonaire竟然把和女星吃晚饭的几百块钱在公司报了假账. 包括Marc Andreeson在内的board都十分恼火, 这么一WSN怎么能代表HP的standard? 于是他们强迫把HP带出低谷的Hurd辞职, 顺便附送三十几million封口费. HP股票一天降了百分之十几. (HP的股东们真不容易.)

HP的戏剧恐怕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戏剧, 而是阴谋. 硅谷最有名的阴谋家恐怕要算Larry Ellison. Larry Ellison的座右铭就是"如果你要赢利, 就必须对客户说谎". 他不但有钱, 还很有手段, 更有纠缠到底决不放弃的精神. 据说他对女人常用的pick up line是, "hi, there, can I buy you a car?". Larry Ellison的Oracle曾经是HP的好搭挡. 巧的是, Larry去年四月刚买下Sun Microsystem, 把枪口正好对准了HP. Mark Hurd和Larry Ellison都喜欢网球, 常在一起切磋. 说不定, 哥俩打完球以后, Ellison对Hurd说, "hey, buddy, can I introduce a lady?"...

不管是HP自断筋脉也好, 还是Ellison设的连环计也好, Mark Hurd成了Oracle的Co-president. 怎样搞垮HP, 一定是他的任务之一. 他能不能做到就要拭目以待了.

HP也针锋相对, 雇佣了Oracle的老冤家, SAP的Leo Apotheker作CEO, 开始大清洗.

今年二月, HP控告前SVP in Asian Operations, 用U盘考出商业机密后, 投奔Oracle.而这个SVP也和Hurd一样, 和下属有非正常关系, 替该下属大幅涨工资, 并且虚报了几千元假帐. ( --It makes you wonder what is wrong with these rich people).

四月, enterprise business的SVP 离开HP. 前两天, 又有networking, service的三名SVP 离开HP.

上星期, Apotheker宣布降低预期.

寿命: 短期内HP牺牲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cut掉low profit margin的PC, service的可能性相当大. PC整个行业都没有创新, 基本就是躺在intel, microsoft身上靠天吃饭. HP也不例外. Mobile上, 其实HP还是走得早的, ipaq当年是PDA和smartphone不多的选择之一, 现在恐怕没几个人知道了. 还有搞笑的slate, 据说第一个月销量远远超过了预期, 以至于要back order. 后来人一调查, 发现它只卖了9000, 还比不上Ipad一个小时的销量.突破预期是因为预期比较谦虚, 只有5000.

长期也不看好HP. Larry Ellison这家伙就是个曹操, 他是搞定HP了. Mark Hurd不太可能是徐庶, 更有可能是伯罗奔尼撒战争里的亚西比德. 俺们这个半岛的战争很可能要以HP的败落告终.

硅谷公司的兴亡 (4)

今晚有空, 和大家聊聊Intel.

早上看报, 看到一条小新闻.HP决定把他的高端video conference 业务卖给Polycom. 钱不多, 89M. 发言人解释说这是为了让HP更好地focus于公司的既定战略. 记得前一阵 子, cisco把以前吭吃吭吃搬来的flip, webex拿出来yard sale的时候, 也说是要专注于公司的core business. 确实, HP, Cisco这些横向铺开的大公司, 是够不专心的. 另 一方面, 每一个loser都情愿说自己是那只不专心的兔子, 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是无 能的乌龟, 虽然有时候, 乌龟才是赢家.

和Cisco, HP比起来, Intel就是这样一个专注如乌龟的公司. 这样说是偶个人意见, 很多人不同意. 事实上, Intel确实常常走在新科技发展的后端. Intel有纵深, 产业庞大, cost efficiency很重要, 所以掉头慢, 赶不上时髦是正常的. Intel还注重保密, 很 少先声夺人, 当然事实上落后了, 也有够厚的脸皮死不承认. 当别人忽左忽右穷折腾赶 潮流的时候, Intel却步步为营, 用最cost effective的方法把对手赶上绝路. Intel是 真正硅谷的霸主. 神龟.

Intel的起源就不多说了. 硅谷真正的起源不是HP的Palo Alto, 而是Mountain view San Antonio Rd上的一个小实验室, Shockley半导体实验室. 头儿就是大名鼎鼎的半导体教父, William Shockley. Shockley非常牛, 但也非常的偏执, 经常怀疑手下人暗地跟他作对, 甚至到了动用测谎器的程度. 终于有一天, 他手下的八个researcher集体叛逃, 这八个人就是创立仙童半导体的八大锤, traitorous eight. 其中就有Robert Noyce, 和 Gordon Moore. 从仙童出来, 他们就创立了Intel, 加上Andy Grove , 这三位, 统治了intel 三十多年, 成了被神话的人物.

05年的时候, Intel曾经悬赏一万美元收购一本1965年的Electronics Magazine杂志. 为什么呢? 这个杂志上登着神话时代的Intel对硅公们最伟大的贡献, moore 定律. 也 就是每十八个月翻一翻的指数争长率. 据说这个定律问世的时候, 发现者Gordon Moore并不知情, 但他在caltech的同窗好友, 集成电路lambda设计开山双侠一米一糠中的米,Carver Mead看到了他的文章, 就自作主章, 把他的一段话冠以"Moore的法"的大名. Moore本人开始都有所怀疑, 但他的这个发现迅速成为二十世纪最广泛引用的文章之一,似乎他也不由的很是高兴, 从此不断的用后验的方法偷偷修正他当年的"法", 显得自 己越发料事如神.

俺见识有限, Intel二十年前的科研贡献, 俺就只知道这么多了, 不过这么一狗屁定律,就象宗教一样, 如果你相信他, 就非常的powerful. 首先, 如果它成立, 就可以推出,NP=P, 拿个图灵奖不在话下. 再推广点, 也可以用来推导宇宙大爆炸, 计算宇宙末日,给个Nobel price都不惭愧. 当然最实际的应用就是他可以用来演证硅谷房价不但只升 不降, 而且是每十年翻一翻. 说到这里, 让房奴偶都泪流满面.

言归正传. 简要说说 Intel二十年来在各次口水仗中的一些糗事. 糗事归糗事, 不管论 战输赢, 最终intel把所有对手都打得找不到北.

第一RISC vs CISC. 如果你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看报的话, 就知道有多热闹. RISC/CISC有些高中生都能侃得头头是道. 其实这所谓的精简指令集 vs 复杂指令集, 就是硅工的 大头派和小头派之争. 可是RISC是那时候的潮流, 连国内都热的不行, Intel的x86大有 过时之势. 美国更是 Dec Alpha, Sun sparc, Motorola 68000/88000, IBM PowerPC, ARM/MIPS, 简直是群魔乱舞. Intel似乎一时处于舆论的下风. 不过intel做好了三件事, 第一wintel联盟, Microsoft的windows只能跑在intel的x86上, 给intel提供了巨大 的用户基础和应用软件支持. 第二设计和工艺, 系统结构再好, 设计不好也白搭. 结构 不好, 设计不好, 工艺好也可以弥补. 这时候, Intel的对外宣称, 系统结构不重要, 工艺才是关键. 第三就是钱. Intel的每一个决定都把钱/cost算的很清楚.

Intel的对手则不然, 首先爆炸的是DEC. DEC原先非常牛, VAX/VMS是利润非常高的业务. 钱一多, 就lose focus, 各种各样业务越做越多. 但到九十年代, 它的core business受到Sun/SGI/IBM的有力挑战, 再加上经济危机, 就如今天的HP, Cisco一样, 它先是砸锅卖铁, 再layoff, 最后终于不支, 98年终于把自己卖给了Compaq. 可是DEC Alpha的设计组相当强大, 严重看不起Compaq, 一时间纷纷跳槽, 整组整组的叛变. 可 是这些人运气实在不好, 几乎是到哪哪儿倒霉, 掀起一场链式反应.

下一个就是Sun. Sun在九十年代乘着.com的狂潮突飞猛进. 在DEC垮掉的是时候, SUN的 规模翻了几翻. 可是钱一多, 就容易lose focus, 它的core business就... 99/00年, 真是Intel和AMD比赛时钟频律的时候, 从Mhz到Ghz, 到1.3, 1.4Ghz, 到2Ghz. 几乎一
转眼就发生了. 可是Sun突破1G大关的Millennium Project突然莫名其妙的悲剧了. millennium过去了好几年, 也没做出来. 随即又一次经济危机到来, SUN就再也没机会 了. 本来SUN的现金储备还相当雄厚, 所以Scot McNealy还能再瞎折腾了一阵. 结局大家去年都看到了.

2006, Apple 宣布使用了十多年的IBM/Motorola PowerPC不能再满足它的要求, 不再采 用powerPC, 正式投向Intel的怀抱.

几大对手, 不是被消灭, 就是被marginalize. 当然此后Intel也曾RISC上冒险, 结果连 连翻船. 这是后话, 事实证明,RISC是有risk的.

写得太慢了, 下回再讲吧. 请各位同学先发言.

硅谷公司的兴亡 (五)

在RISC vs CISC的问题上, Intel把赌注下在CISC上, 但是 Pentium以后新的x86体系 采用了很多RISC的技术优点. 事实证明, 系统结构上的争论几乎都可以在CISC具体设 计中解决. 虽然在芯片面积上, CISC有劣势. 但是生产成本会通过巨大的产量降低. Intel的CISC虽然在论战中站劣势, 但最终它的CPU性能胜出. 很多人认为Intel在这 场战争中取胜是在PC市场上沾了微软的光, 在服务器市场上沾了Linux的光. 也许恰恰 相反, 如果不是x86性能的突飞猛进, 微软也许那时候就不是苹果的对手. linux也许 到今天还是不要钱的玩具, 而我们还要花上贵十倍的钱去买SUN的workstation和server.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 Intel确实有很大的外来推动. 它来自于Intel的死对头, AMD.

AMD简直就是Intel的影子. 同样脱胎于仙童, 比intel只晚了一年. 早期的业务同样以 生产memory为主, 在七十年代又从反向设计8080开始追随intel杀入处理器市场, 和Intel开始了一段危险而又暧昧的漫长relationship. 这种relationship可能只有在同计算机行业一起长大的那一代nerdy boy们的眼中才是浪漫的. 当然, 这些人长大以后多半被证明是丝毫不懂得浪漫的硅公.

说说这段孽缘的开始. Intel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授权AMD自己最宝贵的技术, 让 他得以如恶魔附体一般地和自己竞争呢?

这首先是由IBM决定的. 1982年, Intel只是众多处理器设计生产商之一, 而这时候, IBM确定要做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PC. Big Blue早就是科技公司中的老大, 他对供应商 和今天的Apple一样残忍和苛刻. IBM与Intel之间的谈判, 和黄世仁与杨白劳之间的谈 判没什么两样. IBM很和蔼地提出, 要想PC采用8086, 除非Intel允许第二家制造商能 够生产8086以保证IBM有可靠的供应. 当然这一笔交易没有逼出个白毛女, 相反, 它成就了Intel, 也成就了这第二家处理器供应商, AMD.

起初, Intel和AMD还处得不错, 但是事实证明, AMD和他的创始人兼CEO Jerry Sanders一样令人讨厌. 从8086开始, AMD就开始对Intel x86作出各种"改进", 严重的影响了Intel对AMD的看法. 四年后, Intel又一个划时代的产品386问世后, 就拒绝向AMD透露 技术细节! 可是AMD很不好打发, 它一方面重新开始自己研制386, 一方面把Intel告上 了法庭. 官司打到94年, 加州高院本着劝合不劝离的精神, 判定82协议仍然有效. 但 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Intel和AMD又在法庭上你推我搡到现在还没完.

可是这时候, AMD已经不需要Intel了. 96年AMD推出自己的K5, 和Intel展开全面竞争. 这时候的硅谷正热火朝天的蕴酿上一个大Bubble. 在bubble中, 只有Intel和AMD真刀 真枪打得不可开交. 这一架打完, 旁边围观的DEC, SUN, SGI, Compaq全都被打倒了, Intel也被打了个鼻青脸肿, 还几次差点背过气去.

这其中你一拳我一爪的恩怨情仇和胜负赢亏实在难以尽述. 也不是本文的用意. 请其他同学来讲一定比我讲得好. 偶还是讲一两件"小事", 来看看Intel到底是个什么样 的公司. 在Intel的失败中, 请看到乌龟的强大. 在intel今天的强大中, 请看到它是 多么的容易犯下严重的错误.

要说的第二场论战是 Cu vs Al 铜和铝. 就象使用电脑, 你的总效率常常取决于你的网速而不是你的CPU频率一样. CPU的工作频率常常不取决逻辑电路的快慢, 而取决于 芯片上金属连线的速度, 这一点, 九十年代以来半导体工艺进入亚微米时代人们就已 经意识到. 传统的硅工艺使用的是铝作互连线. 但铝作为导体, 导电性却不是最好的.金, 银, 铜, 导电性都比铝好. 可是直到97年之前, 没有人用铜, 金, 银作互连. 倒 不是半导体公司想省钱, 问题是这些金属都不如铝容易处理, 比如, 铜. 铜在二氧 化硅衬底上, 会向二氧化硅扩散, 破坏绝缘衬底, 使芯片完全无用. 首先解决这个问 题的不是intel, 也不是AMD, 而是IBM老大. 97年, IBM在0.18um工艺上首先使用了铜
互连技术, 奥秘很简单, 只要在铜和衬底之间再加上一衬阻挡层, 就可以防止铜扩散! 记得那时候甚至有人搞过超导互连, 就象当工艺逼近微米时就有人惊叹光刻工艺已经 到了极限, 不用电子束是绝对不行的一样. 事后人们才发现, 杀鸡不需要用牛刀. IBM老大和Intel不同, IBM很热衷于将新技术发表, 一时间, 满天下都是IBM解决了铜工艺 的文章. 非但如此, IBM还纠集了几个公司搞了个alliance来全面发展铜工艺, 并将它 的铜工艺offer给第三方.

Intel对这件事相当低触, 大小人物轮番出动, 从各个角度试图贬低这个贡献. 有的说铜互连的大马士革工艺不成熟, 永远也不会成熟, 必然导致低成品率, 有的说铜工艺 好处没多大, 更本不值得, 有的说, 铜工艺也就是权宜之计, 过两年你还得乖乖回到 铝工艺. 最牛的一位甚至上溯到铝工艺乃是三十年前intel的开山祖师Robert Noyce发明的, 我们对它有信心. 刚开始人们还很敬畏Intel的权威意见. 但当IBM和Motorola合作用铜工艺生产PowerPC之后, 稍微有点专业知识的人都知道intel在bullshit, 而且是totally BS. Intel在这件事上足足厚着脸皮BS了四年.

AMD在这件事上和Intel的反应截然不同. 听到这个消息, Jerry Sanders立刻开始千方百计的获取铜技术. 他先是试图通过IBM生产铜互连的K6. 另一方面又和Motorola签定 更广泛的技术合作协议. 终于在98年通过这个协议获得了IBM的铜工艺, 随后马上取消 了同IBM的生产订单.

2000年四月, AMD生产了铜互连的Athlon T-bird达到1Ghz大关.

2000年大概同时, Intel竟然抢先发布了他自己的"铜工艺"的Pentium 3. 原来百无聊 赖的Intel把一款铝工艺的Pentium III 命名为"铜矿 -- coppermine投放市场.

这一段时间是AMD/Intel频率赛跑最激烈的一段时间. 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1Ghz大关. 理论上, 假铜打不过真铜是相当明显的. 铜互连不但减少延迟, 可以提高频率, 或者 降低功耗, 而且有更好的抗电迁移能力. T-bird不但可以稳定的运行在1Ghz, 还可以 轻易超频到更高, 也许那个时候的DIY enthusiasts会有领教.

可是intel又一次证明所有人都不应当低估他. 在这个时候, Intel发布了一款1.13Ghz的Coppermine!

可是不幸的事发生了. 这款Coppermine在被Tom's hardware测试的过称中发现根本不 能稳定的运行在1.13Ghz! 更让人们惊讶的是, 当Coppermine运行在1.13Ghz的时候, 性 能还不如1Ghz的Athlon. 这可能是intel历史上到目前为止最耻辱的一次recall. Intel
再release 1.13Ghz version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这件事以后, 流行开了一句话, "clock frequency is not everything". 当然Intel对这 句话总是有自己独到的运用.

Intel在新工艺开发上的落后远不止这一次. 但是intel总是能有开导自己的方法.

再告一段落, 偶先去睡觉去了.

房黑之余, 接着讲讲俺们硅谷的故事.

上次说到, Intel一心一意要维护自己在硅工艺技术上的领先形象, 可是由于它强烈 的risk aversion, 实际上常常是走在技术研发的后端.(除了铜工艺, strained silicon, SOI, finfet都是由别人先发表出来.) 在这种时候, intel总是顾左右而 言它, 而私底下一定是拼命追赶, 到2001年, intel终于在0.13um工艺上使用了铜互连.落后IBM四年多, 落后Jerry Sanders的AMD一年多.

当时Intel的一位fellow说, "工艺不是最重要的, 体系结构更能决定芯片性能". 于是就在这时候, intel在体系结构上也栽了大跟头. 其辉煌程度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说 在铜工艺上的落后是一个disaster, 那么intel在体系结构上的错误会被证明是一个catastrophe. 很难想象, 换了是另一个公司会能够度过如此昂贵的灾难.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次论战: 64位对64位, IA-64 vs x86-64.

到90年代后期, 很明显32位系统的4G内存限制已经满足不了高端计算的需要, 发展64位 系统是势在必行的. 而intel早在1994年就开始着手这件事. intel和当时服务器业的巨 头之一HP, 开始共同研发, 并且他们说服DEC和Compaq放弃开发自己的系统的计划而准备 采用intel和HP将要开发的新体系. 这一次, intel一改一贯谨小慎微的作风, 采取了革 命性的策略. 它抛弃了自己传统的x86体系, 而根据HP的PA-RISC体系提出一个全新的VLIW based的64位体系IA-64, Intel Architecture 64-bit.

解释一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热的几个词. 一个是superscalar 超标量计算. 就是在一个时钟周期执行多个指令. 和现在的多核多线程的概念不 . 超标量计算是 指令级的并行, 多个指令使用一个CPU的不同资源, 同时运行. 很明显, 这种结构, 并行程度其实是比较低的, 而且指令的调度非常难. 另一个是VLIW, 超长指令字. 一个指令中包含有多个操作代码. 这些操作同时使用系统不同资源. 而资源调度
的问题则由编译器解决. 编译器分析指令间的依赖关系, 决定指令的执行顺序, 可以 实现更高程度的并行, 而又不需要复杂的调度逻辑.

Superscalar, VLIW, 听上去都是挺美好的事情. 可是在上一次Bubble之前, 已经有很多公司尝试而遭到失败, 比如八十年代的cydrome, multiflow, 后来还有赫赫有 名的transmeta. 为什么intel还要往墙上扔鸡蛋呢? 也许intel以为以前搞VLIW的都是小公司, 都是鸡蛋. 而intel在自己心目中不是乌龟, 而是坦克或者火车, 完全可以轻易克服一切技术和资源的壁垒, 把这堵小土墙碾碎.

1994年, HP和Intel宣布开发基于HP VLIW的64位系统. 97年, 他们给这种新体系取了个有诗意的名字, 叫做EPIC. 同时宣布, 在98年将发布第一款采用EPIC结构的服务器,Merced.

这一次, intel一反常态的十分高调. 在各种学术会议, 期刊上史无前例地发表了大量 文章宣传这种新的体系结构的优越性. 甚至在电路设计, 工艺考虑, Intel都先后破天 荒的发表了无数文章. 声势是造得很大, 但Merced却迟迟没有发布.

在99年的intel developer forum上, Intel很郑重地宣布第一款IA-64/EPIC based 处理器, 将叫做Itanium. 而这时候, Intel和HP以外的人们已经对Itanium是否有Intel说的那么好相当怀疑.

再经过两年的拖延, 直到2001年, intel才release 第一款 itanium. 这时候原本打算 用Itanium的DEC已经消失, SGI也风光不再. 而这千呼万唤始出来的Itanium, 表现相当 令人失望. 

Itanium不但不能和当时的IBM Power, Sun UltraSpac在高端竞争, 他733/800M的频率 甚至不能让他在低端和普通x86竞争!

更令人震惊的是, Itanium上运行原先的32位程序, 奇慢! Itanium和原来的x86系统不兼容, 运行以前的32位应用程序要靠仿真(emulation). 但是在itanium release之前, 由于intel的宣传, 人们普遍认为这不是问题.包括学术界一些人都认为itanium运行
32位程序应该比同时钟的32位机要快. 实验证明, itanium的32位performance, 甚至不如100Mhz的Pentium! 大概可以和486匹敌!

Merced 第一季度只卖了不到500台, 第一年据说卖了几千台. 那时候Merced的target还包括高端的desktop computing. 如果你当年有幸抢到一台, 不久的将来就可以拿出来当老爷车展览.

Itanium turned out to be an "itanic" failure, 很多人如是说.

其实他们错了. 如果一辆火车撞了一座山, 一瞬间灰飞烟灭, 那是一个"titanic" failure; 象itanium这样的波澜壮阔地搞了十七年的这种, 叫做EPIC failure.
从Itanium 2001年release, 到现在十年, 没有一年, 人们不重新调低itanium的销售预 期, 而又没有一次不再次失望.

1999年IDC预测itanium的销量在2002年能达到25billion一年. 
2000年IDC预期itanium的销量在2003年能达到25billion一年. 
2001年六月IDC预期itanium的销量在2004年能达到15billion一年
2001年十月IDC预期itanium的销量在2004年能达到12billion一年
2002年三月IDC预期itanium的销量在2004年能达到5billion一年

2001年, 分析师估计2002年一年,itanium能够卖出40万片. 后来据统计从2001到2007, itanium一共卖出了不到20万片. 

进入2003年, 问题已经没有了悬念,因为AMD发布了基于x86-64体系的64位处理器opteron! 

AMD设计的x86-64仍然采用cisc架构,对以前的32位应用程序完全兼容,不许要仿真, 没有runtime penalty. Opteron + linux 一下子风靡企业级服务器,真是横扫千军 如卷席.不独itanium远远不是对手, SUN/IBM的服务器也受到巨大冲击. 事实上,真正 首先在服务器上打败sun sparc系统的不是intel的cisc - x86, 也不是intel的risc - itanium, 而是amd opteron.

而且opteron还有一个重大改进, 和以前的symmetric multiprocessing(SMP)不同, 采用了non-uniform memory access结构, 大大改进了并行处理时的内存的带宽. SMP也是 上一次bubble时的有名的buzz word.相当多的软件公司栽在上头.因为支持SMP的多CPU系统大多价格高昂,不是多数用户能够拥有,而performance的改进又受到诸多限制. 直到有了opteron这样低廉而又高效的系统上, 多线程计算的巨大优点才显露出来, 随着后来多核系统的发布,今天多线程计算已经从上一个bubble时的昂贵的梦想变成了 软件业的残酷(?)现实.  

话说回来, 这个时候的intel, 在desktop和enterprise server两面同时腹背受敌, 真的是差点三魂出窍, 七魄生烟了. 

......

Faint. intel这部分写得实在是太放任了. 可能婆婆妈妈扯得太多? 还没写mobile computing呢...偶去睡觉了.欢迎各位同学帮忙给写完了算了.

硅谷公司的兴亡 (6)

最近工作变动,有些小忙, 一直没空和大家接着聊硅谷的这点“野史”。这次在飞机上黄粱一梦,想起几句打油诗来。

四十年中公与侯,
虽然是梦也风流。
我今落拓邯郸道,
要替先生借枕头。

于是问乘务员大姐,要了个枕头,接着和大伙聊聊。

上次说到intel终于从Itanium的大坑里爬出来,重整雄风把AMD打得既无招架之功, 更无还手之力。可惜这时候数年已经过去,时移势易,转眼个人计算市场已经进入了mobile computing的时代, 等待Intel的是一场更大的危机。

说到mobile computing,先回头说说二十世纪的三大信息技术,无线电,计算机, 和互联网。 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和硅谷的关系尽人皆知的。而无线电技术对硅谷的转变 和崛起更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硅谷的第一个电子公司,正是一个无线电公司。

二十世纪初,震动湾区的是两场地震。其一是1906年的三藩大地震。而另一场地震就是1901年轰动世界的Marconi的跨大西洋无线电实验。这第二场地震的意义,远比第一场 重大。 通过无线电,远程传递信息的美好前景,就象互联网,HTML, 浏览器的发明一 样,一下子激动了大洋两岸无数年轻WSN的心。

碰巧当时的stanford就有一位Andreessen, Page & Brin, 或者是Zuckerberg式的人物, Cyril Elwell。 Elwell当时是stanford的学生, 也是个无线电迷。 他看到Stanford被震塌了一半的图书馆正废弃着, 就擅自爬上图书馆的圆顶架设他的 无线电发射塔。没想到被一位校董撞个正着, 勒令他立马把这怪物似的设备搬走。 在 美国捣蛋的学生才能得到教授的赏识。报括校长Jordan在内的几位教授对Elwell大 力支持,甚至让出他们的马厩来让Elwell继续作他的无线电实验。1906年,Elwell成 功地从Palo Alto的家里和Los Altos野地里捧着线圈和电瓶的助手通话, 这就是硅 谷的第一次“mobile” phone call.

1909年,Stanford的教授们集资,由Elwell自任president和chief engineer成立了硅谷的第一个电子公司,Poulsen Wireless Telephone & Telegraph Company, aka 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 这大概也是硅谷历史上的第一次"high tech start-up"和第一次风险投资, 据说校长Jordan投资了$500.

Elwell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非常有组织能力。 他先旅行到丹麦,买断了泡森弧发生器在美国的专利, 并从当时有名的发明家Valdemar Poulsen的实验室里带回了几 位年轻的技术员, 帮他继续发展基于泡森弧发生器的发射系统。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虽然现在似乎已经在历史里湮没无闻,但在当时是非常成功的一个公司,在三藩,Stockton都设立了无线电站。Elwell成功地从美国海军拿到了订单,开始建立第一 个全球性的无线通讯系统。 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 存在了相当久的时间。 在三四十年代的大萧条中,才被另一个公司合并。 此后,他还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存 在,直到被迁到美东,并被再次合并到今天的ITT。

FTC的重要性还不仅于此。 它作为美国无线电的先驱,就象后来的仙童半导体一样, 陪养了一大批人才,在美国西部衍生出一代新兴的电子工业公司,比如Magnavox, 比如Litton Industries(也许有人还记得特别的“Litton” logo)。甚至TI的创立者Cecil Green也是FTC的Alumni之一。当然其他还有无数的FTC工程师,对从陀螺仪, 到粒子加速器,都有这样那样的影响。其中还有一位传奇人物,对硅谷的今天有卓越的 贡献, 不可不提。

这个人就是Lee De Forest。他的最伟大的发明,真空三极管改变了整个世界,开创 了电子时代,当然也包括计算机时代, 影响了整个二十世纪。硅工也好,码工也好,我 们都受惠于他。 De Forest是个多产的发明家,也是个colorful的家伙。他一生创立 过二十多个公司,可是少有成功过。他一生打过无数次官司,可是也少有打胜过。1910年,将近四十的他,穷困潦倒,逃债到三藩, 竟然又被控欺诈,不幸下狱。幸好,Elwell对他的才能早有耳闻,据说得不花了两万刀替他还债,才把他从监狱里保了出来。 大概三年时间,De Forest在Palo Alt硅谷的第一个electronic research lab工 作,在这里他发现了真空管的一个重要应用,就是放大器。放大器对电子业的影响,可 以说不亚于三极管本身。同样,做模拟的也好,做数字的也好,软工也好,硬工也好, 都得益于他。当然这一次,De Forest也发了, 因为放大器的一个直接应用就是括音器。 若干年之后,美国人终于因此认识了Lee De Forest-- 有声电影之父。

据说De Forest关于真空管有句名言,“I didn't know why it worked. It just did.” 很有发明家的“风范”。

我以前常在Palo Alto downton 附近逡巡。有一次在Channing和Emerson的 路口上看到一块石碑。上面这样写着:

ELECTRONICS RESEARCH LABORATORY

ORIGINAL SITE OF THE LABORATORY AND FACTORY OF 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 FOUNDED IN 1909 BY CYRIL F. ELWELL.
HERE, WITH TWO ASSISTANTS, DR. LEE DE FOREST, INVENTOR
OF THE THREE-ELEMENT RADIO VACUUM TUBE, DEVISED IN 1911-13
THE FIRST VACUUM TUBE AMPLIFIER AND OSCILLATOR. WORLD-WIDE
DEVELOPMENTS BASED ON THIS RESEARCH LED TO MODERN RADIO
COMMUNICATION, TELEVISION AND THE ELECTRONICS AGE.

CALIFORNIA REGISTERED HISTORICAL LANDMARK NO. 836

今晚先睡觉,下次再聊intel为什么做 不出mobile芯片, 硅谷会不会没落。

硅谷公司的兴亡(7)

Cadence & Avanti --8年的纠缠

序幕: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山谷叫硅谷,里面有一个叫EDA业界的地方,存在着两家大门派,一家叫CADENCE,一家叫AVANTI。AVANTI的前身是ARCSYS,在1995年11月,它宣布与做验证技术的ISS合并,从此改名为阿凡提(AVANTI)。

 一九九四年三月中的一天,在凯登斯(Cadence Design Systems)的办公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气氛紧张而诡异,办公室内两个人都面无表情。在桌子后面的是凯登斯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瑟夫·卡斯特罗(Joseph B. Costello);在桌子前面的是一位来自台湾的中国人,徐建国(Gerald 'Gerry' C. Hsu),这个名字更像是来自我们祖国内地的革命儿女。徐此时是凯登斯的芯片设计部的总经理。

徐建国正将手中的辞职信递给candence老大卡斯特罗。

在数轮对话之后,卡斯特罗已知徐建国的离开是不可避免了。

“你有什么打算?”卡斯特罗问到。

“我会先去度个假。”徐建国回答到。

“你将去那儿?”卡斯特罗说到,技巧地问起。这是一个试探性的问题,既问徐的度假之地,也问徐在离开凯登斯后将来的打算。

“我将去海滩。”徐建国回答到,躲开了对将来去向的回答。

数日后,新闻发布会结束,徐建国已经正式接任成为了阿卡瑟斯(Arcsys)的总裁与首席执行官。他接过一个找他的电话,里面是他熟悉的卡斯特罗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你的海滩。我希望你注意着,不要被太阳晒脱了一层皮。”然后,卡斯特罗挂掉了电话。

于是这拉开了硅谷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商业机密盗窃案法庭对抗的序幕。

(阿凡提:Arcsys后来与另外一家公司ISS合并,改公司名称为Avanti,阿凡提是取其音译。国内中文译文多用先驱)

----背景:史前时代----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末期,集成电路的设计开始走向商业化。于是开始出现了为这些电路设计提供服务的专用软件,这被称为电子设计自动化(EDA:Eletronic Design Automation)的计算机辅助设计(CAD:Computer Aid Design)。

七十年代末与八十年代初,EDA 的领头羊是Calma,ComputerVision与Applicon。但是很快,从八十年代中开始,另外三家公司Mentor Graphics,Daisy,Valid占有了市场的最大份额。

从八十年代开始,随着计算机进入了商用阶段,芯片设计的无限潜力已经逐渐被商家认识到,无数的新兴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与之配合的CAD软件行业也开始进入黄金时代。我们故事的主角之一卡斯特罗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EDA职业生涯的。

现在已经成为硅谷偶像级人物的卡斯特罗与硅谷中其它的传奇人物不同,他最初并不是硅谷人,只是偶然的一些事件使得他走进了硅谷,而留下了足迹。

卡斯特罗最初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物理学家(哈哈!这与咱们各位同学的历史有点相像),专心于科学事业。他在七十年代时就读于东岸的耶鲁大学,但是他的女朋友就读的学校却在美国西岸的旧金山。在完成了在耶鲁的学业后,卡斯特罗转到西岸的柏克利大学继续攻读物理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在National Semiconductor做暑期工, 一次在他向女朋友描述完他暑期工的内容时,他女朋友对他说,你似乎喜爱你的暑期工胜过你的博士攻读。卡斯特罗在仔细思考之后,放弃了对博士学位的继续攻读,转而进入了电子行业。

在辗转两三个职业后,卡斯特罗在一九八三年进入了SDA。一九八六年,卡斯特罗成为SDA 的总裁。一九八八年SDA与另外一家EDA公司ECAD 合并,更名为Cadence, 卡斯特罗任出任新公司的总裁与首席执行官。

从八八年到九二年,是卡斯特罗成绩最突出的年份。在他的领导下,凯登斯通过不断扩展、兼并、收购,从八八年的行业第七位,成为九二年的行业老大。他的市场驱动的公司管理模式,成为了他成功的最大特点。

如果粗略地划分,我们可以将EDA 的CAD 市场分为三部份:前端技术(frontend,包括Verilog等的模拟与器件组合。),后端技术(backend,包括Place&Routing 芯片布局与绕线。),验证技术(DRC/LVS 等)。

在九二、九三年时期,EDA的市场在硝烟之后,能留下来的是两巨头:Synopsys基本垄断了前端技术,占有其中将近六成的市场;凯登斯基本垄断了后端技术与验证技术,占有其中将近八成的市场。其它的EDA公司虽然生存着,市场份额与利润都举步艰难。

不过正如EDA的以前历史一样,一时的表面平静往往是突变的前兆。

----乌云:阿凡提的出现----

当然,对凯登斯来说,并不是没有威胁。一是电子设计的日趋复杂,时刻需要新的软件,新技术的公司在不断涌现。遇到这种情行凯登斯对付的办法是发展自己的技术并伺机收购新技术。一般说来,新出来的小公司缺乏类似凯登斯这样强有力的销售能力。凯登斯高价收购后,再配以强大的销售人员,收益更大。

另外一个威胁则是卡斯特罗没有预期到的,这是一个只有十几人的一家小公司Arcsys,这家公司的目标正是凯登斯的核心:芯片布局与绕线。

在一九九一年初,四位原是凯登斯雇员的中国人史帝芬.伍(Stephen Tzyh-Li Wuu),廖育曾(Yuh-Zen Liao),卓艾克(Yuln-Chung "Eric" Cho),蔡麦克(Michael Mon-Yen Tsai),辞职离开了凯登斯,自己组成了一家新的EDA软件公司Arcsys。

在接下去的两年后,Arcsys开始推出自己的布局与绕线产品ArcCell,尽管ArcCell还只是在很粗糙的试用阶段,凯登斯已经感觉到它的威胁。Arcsys就如同所有的小新公司一样,虽然有强大生命力,但是销售的能力非常有限。卡斯特罗决定将这婴儿敌人扼杀在摇篮里。

在九二年底,卡斯特罗决定让他最得力的助手徐建国领导这场针对Arcsys的战争。徐建国在凯登斯内以他的粗暴作风而出名,徐最喜爱以战场来形容商场,并将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兵不厌诈做为自己的指导。他时常解雇人,就如同以前的皇帝砍失败的大将的头一样,”一个他以前的手下如此说,“不过,他总能找到更好的人来代替那被解雇者。”

----商场:兵不厌诈----

为徐建国工作的手下常觉得自己是生活在恐怖之中。徐建国强烈地坚持自己军队作战的作法,甚至在凯登斯内部引起争议。他曾经指使手下对Arcsys 所有工程师进行移民状态调查,准备将任何有非法居留嫌疑者检举,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

徐建国在一九九二年年底成立了一个B小组(B-team),里面有技术人员与市场人员。徐将战争在两个方面打起:在技术上要超越Arcsys ;在市场上要压迫Arcsys.

在B小组的内部会议中,徐建国将战役名称取名为AK47。这个名称当然是为了与前苏制AK47突击步枪相同而顺口好记,不过徐建国给了它另外的新意,“Kill Arcsys in 47 weeks”,(在四十七周内消灭Arcsys)。

据说,徐建国将所有的小组成员召集一起,然后从口袋中取出装有四打子弹的子弹盒子。他说他将在每礼拜到靶场射击一颗子弹,如果四十七颗子弹之后,Arcsys 还没有被打败,那么最后一颗子弹将留给自己。

在市场方面,徐亲自带领着销售人员走访叛变的用户(指抛弃凯登斯而用Arcsys的用户),询问产品差异的每个细节,问清用户转变的每个原因,并答应每个用户归返的各种条件。徐建国很清楚自己手中的力量,凯登斯有着强大的销售人员网以及经济背景,Arcsys没法打这种阵地战。

在技术方面,芯片设计开始进入亚微米与超亚微米技术时期,旧的通道绕线技术将会被新的面积绕线技术取代。他给技术人员留下紧迫的创新时间,要求研究与开发部门必须在Arcsys之前完成新技术的革新。

可怜的是这刚出世的Arcsys,在凯登斯的强大压力下,公司运作状态恶化。在整个九三年间,ArcCell 只有一百七十万的销售额,不仅没有赚到任何利润,一年的亏损就有二百二十万美金。对Arcsys来说,徐建国开展的阵地战与价格战确实让Arcsys 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背叛:从战友到敌手----

然而,转机就在这里出现。就在Arcsys谋求生存机会的同时,凯登斯的内部却开始出现分裂的痕迹。徐建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作风早已让员工苦不堪言,他不尽人情的紧逼终于引起了反抗。研究与开发部门的工程师开始向他们的主管抱怨,对徐这样喜怒无常而又常常下达不可实现的目标时间表表达不满,这种反抗终于激发起来而不可收拾。

在一九九三年年底,徐建国与芯片设计部的另一位总经理James Solomon冲突表面化,James Solomon 的背景来自技术部门,深受凯登斯设计部门工程师们的尊重。两人为旗下工程师的汇报所属发生争执。两人的争执越来越严重,最后终于打到了总裁卡斯特罗的面前。卡斯特罗在事件的最后站在了Solomon(所罗门)的一边,并从公司外面再请了一位总经理。这对徐建国打击沉重,徐建国将这种将帅间矛盾的失误归到卡斯特罗身上,他下了离开的决心。

这对在困境中求生存的Arcsys 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由中国人组成的公司因为偏重技术与本身的语言困难,常有销售与市场不良的软点。ARCSYS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作为中国人的他们深知最了解他们的人恰恰就是敌人,而以销售与市场出身的徐建国正是Arcsys最需要的人选。于是出现了我们看到的序幕中徐建国向卡斯特罗辞职的片段。

徐建国在一九九四年三月加入Arcsys,徐建国前往海滩看辣妹的代价就是 Arcsys的董事会答应给徐建国总共五十五万股股票、每股票面价值三毛的购买权,这在三年后大约价值二千多万美金。

徐建国投靠敌人对卡斯特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只有他才真正了解徐建国对Arcsys的意义。没有徐的Arcsys只是众多平凡新公司中并不突出的一家,然而徐建国个人的强大市场开拓能力、广泛的用户网、坚强的个人信用以及随之而来的财经资源,将会使Arcsys成为一个具有挑战力量的新对手。

----冷战:热战的前夜----

徐建国脱离凯登斯而加入Arcsys的举动,正式拉开了凯登斯的直接敌意行动。在这之前,Arcsys只是被列为主要敌手之一,而在这之后,Arcsys成为第一敌手。

据凯登斯内部的说法,卡斯特罗对此事件非常激愤(take it very personal)。任何一个管理学的课程都会教导你,要将公事与个人感情分离开来,公司事务的处理如果搀入过多的个人感情,常常是坏结果的开始。卡斯特罗对徐建国的不原谅,后来逐渐影响到两家公司的互动,最后更是成为双方个人的仇恨。

cadence 本身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环境,工程师的平均任职时间大约是三到四年,人员的来去相对是自由的。工程师从一家公司转到另外一家公司,有时甚至到竞争对手的公司,并不被认为有道德上的缺陷。不过象徐建国这样领导一个团体作战到一半而投敌的,确实不多。卡斯特罗公开将徐称为说谎者与背后捅刀子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