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中国人在硅谷–NetScreen的故事 (1 - 8)


梆子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翁江诸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六月初的北京,气温居高不下。

无论男女,都穿的不能再少,露的不能再露。。。

某个周五的下午,四点左右,位于海淀区的清华东门附近,人头攒动。

下班的,办事的。男的,女的;漂亮的,丑的。高的,矮的。。。

但唯独没有老的。

年老的不属于清华科技园。

年老的不属于发展中的中国。

这里的人都是年轻的面孔。

这里是白领的聚集地。是北京各大外企的中心。


一个三十八,九岁的男子,穿着打扮简朴,心事重重的走在人行道上。。。

他的目标是清华科技园A座2301,北极光创投公司。

他要找的人是邓总,邓锋,北极光风投的大佬。

他是邓锋的旧部下--西南联大。

电梯开启,闭合,开启。。。

23楼,迎面的是一个前台办公室和秘书打扮的靓丽女白领。

“先生,请问您找谁?”

“我找邓锋。”

“您有约吗?”

“唔。。。,没有”

“对不起,邓总不在。”

“不在?不在北京?”

“是的,不在北京。”

那位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但似乎有点不甘心。

“你是说邓锋不在北京,还是说不在中国?”

“我不方便说。。。”

那位男子似乎反映过来了,微微一笑。

“我是邓总老部下,来看他。。。”

“您的名字?”

“我叫西南联大。。。麻烦您了,我很不容易来一趟。。。”



“。。。您稍等,我问一下邓总的秘书”,前台接待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谢谢,谢谢啊。”
能与邓锋见上一面,在北京城的VC圈子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西南联大知道,邓锋是一个义气的人,对于老部下,应该是会见的。
他相信这一点,但也不肯定。
人都是会变化的。。。
“你好!我是邓总秘书,您找邓总有事嘛?”,西南联大从沉思中被打断。
一位气质优雅的女孩子站在面前。
邓总的秘书--年轻,貌美,干练。
西南联大略显慌乱。
“从美国回来的?”
“啊??!,是,你怎么知道?是的,我是原来NetScreen的。现在是已经辞职创业了。”。
西南联大似乎很强调自己在创业。
“邓总在北京的老部下,我都见过,例如山石网络的童总他们。”,年轻秘书轻轻的笑道,
“另外,你的打扮在北京一看就是从硅谷回来的。。。”。
她笑起来,很好看。浅浅的酒窝,洁白的牙齿。明眸善睐。
她知道,来找邓总的,有两类人。
如果穿着T恤衫,棉布裤子,白袜子,不修边幅,就是来自硅谷的工程师。
如果穿着有品牌服装,很体面的,应该就是国内的投资商或者来要钱的。
硅谷工程师大多数人与西南联大一样,基本上与在校学生的打扮差不多。
“你先回去吧,邓总今天不在。您留一个电话。我与你联系。。。”
“我后天就要回硅谷了,能不能安排一下时间。。。谢谢了,啊?我是原来NetScreen的”
西南联大知道该求人的时候,一定要求人。
毛润之当年在重庆,还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呢。
。。。。。。
夜晚的北京,一丝夏风,万家灯火。
西南联大从一个小餐馆吃完晚饭,漫无目的的在北京的街道上闲逛着。
街道两边是金碧辉煌的饭店,酒吧。

北京的晚上比白天漂亮,很热闹,很精彩。
但西南联大知道,
这份热闹不属于他,
这份精彩不属于他,
热闹和精彩永远属于年轻人,或者属于成功者。
他已经不年轻,也不成功。。。。
邓锋38岁的时候,已经领导NetScreen的中国工程师们,登陆NASDAQ了。
西南联大不由得想起了其在硅谷的家。
北京再好,不是他的家;
中国再好,离他有些遥远。
加入NetScreen的那年,西南联大才30岁。
那是2000年的11月。一晃9年了。NetScreen被Juniper收购都已经5年了。
现在还有人知道NetScreen吗?
还有人知道曾经的一批中国人在硅谷的故事吗?
知道的已经知道,
不知道的不一定想知道。



第一回  NetScreen的前世今生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西南联大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2001年12月12日。
那一天,美国各大财经和科技媒体大幅报道这样一个新闻:
网络安全设备公司网屏障(NetScreen)在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 & Co)的带领下,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上市,其股票代号为NSCN。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股票开盘价位$23.76,收盘价位 于$23.72。总交易量达 1千5百万股。公司市值为15.9亿美金。
那一天,NetScreen旗下员工330人。创办人和工程师绝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 

西南联大还记得,那一天,他与大家喝了不少葡萄酒。
大家都很高兴。。。
许多人变成了百万(美金)富翁,当然除了西南联大。
NetScreen的创办人们变成了亿万富翁。。。,他们是来自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同一个年级,同一个宿舍: 清华大学电子系1字班的邓锋,柯严和创办一年就离开的谢青。当然,不是2001,1991年,是,1981年。
这仨1981年7月拿到清华大学入学通知书的时候,西南联大拿到了小学毕业证书。
上市6个月后,股票可以买卖了。NetScreen的中国工程师们,就像当年曾国藩手下的湘军子弟一样,开始到处看房子。除了在硅谷,还在北京。。。 成群结队的。。。
有钱的买大房子,新房子;差一点的买小房子,付头期。
大家都高兴。没有白干一场。过去几年的辛苦拼搏都得到了报偿。。。
这批人与山西煤老板的区别是:NetScreen员工的钱是自己工作赚来的血汗钱,没有见不得人的地方,理直气壮。
西南联大没有在北京买房子,没有足够的钱。他有时很嫉妒的想,这帮家伙真是没有出息,如果允许纳妾,NetScreen的这批工程师一定都纳妾了。。。
西南联大今年39,要奔40岁了。
西南联大业余时间喜欢读点历史书,中国通史读了两三遍。
当年明月写的“明朝那些事儿”也买来一套盗版的,读了一遍。
他总爱盘算着名人出道时的年纪,并与自己比较。
光阴一年又一年。。。
后院的玫瑰花开了,又谢了,再开,再谢了。。。
目前来看,也就比刘邦,左宗棠出道时年轻。
NetScreen的三个创办人出道时也只是34岁。
有一种急迫感。
其实,也没人逼他。
自己逼自己。
这种急迫感,就是传说中的中年危机。
平平安安一辈子,其实挺好的。
年轻时很喜欢“I can do it。”这句话。
现在很怕“I can’t make it”这句话。
记得小肯尼迪的飞机要栽下去时,就是这样说的。
在硅谷,其实在硅谷的人不太说“硅谷”这个词,一般都是说“湾区”。
其来源于硅谷是在一个海湾旁边。在这个海湾旁边有许多小城市。

NetScreen就创办,成长和融化在这片土地上。。。。。。
2004年2月9日,全球第二大网络通讯设备公司Juniper以NetScreen 股票NSCN 2月6日市值26.40美金为基点,以股票交换率1.404出价约40亿美金并购NetScreen。此并购协议并在同年4月16日正式完成。NetScreen股票持有人共占Juniper股票的24.5%.
2004年4月19日(星期一),NSCN的股票代号正式从NASDAQ市场消失。NetScreen成为Juniper的网络安全和企业网的解决方案部门,代号SPG(Security Product Group),与在路由器解决方案部门IPG并列。 NetScreen作为法人,彻底消失。但作为Juniper的网络安全产品的商标依然存在,销售并安装在世界各地的网络环境中,日日夜夜处理着Internet主干网,企业网的奔流不息的数据。。。
NetScreen.员工,从2004年4月19日,开始进入Post-NetScreen Era(后网屏时代)。
。。。。。。
在湾区,有两个著名的华人超市,一个叫大华,一个叫永和。许多中国人都在这两个超市买东西。
据说,在这两个超市里,摔一个跟头,就能撞上一个清华,北大或者科大的毕业生。
同学,朋友遇见,一般都是谈谈孩子,聊聊谣言,例如谁海龟了,谁离婚了,谁换房子了等等。然后大家挥挥手手,各自回家过日子。
最近,一般还加一个话题,哪个公司又开人了,哪个朋友丢工作了等等。。。
湾区经济确实不太好。。。失业率屡创新高。
前段时间一个朋友丢了工作。刚买的房子,两个孩子,妻子不工作,而且没有绿卡。
这在美国,其实基本上就是天要塌下来了。
天踏下来,其实不可怕。大家都完蛋。有钱的,没钱的,大家一个样。
失业比天塌了更可怕。
老婆的哭泣,孩子的无助,比失业更可怕。
国内的白领是白领,硅谷的白领是蓝领。
40岁的在北京都是开公司的,开奔驰,开宝马的。
工程师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年轻人都瞧不起40岁的工程师,40岁的工程师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40岁的老总们,对于美丽的女人,是成熟,风度的体现。
40岁的工程师,对于美丽的女人,是木纳,无能的实例。
。。。。。。
西南联大与其他朋友一起,都试图替这个朋友找工作,但到处都是裁员。。。许多被迫卖房子的消息。。。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皆为他乡之客。。。
其实,许多在硅谷的中国工程师们就是迷路之人。
今天的有业之人,明天,明年,有可能轮到,成为失业之人。
关键时刻,没人能帮助你。只有自己帮自己,其实有时自己也帮不了自己。
有时西南联大与朋友们聊天,对NetScreen,大家都心存感谢。
相信绝大多数原NetScreen的工程师也应该是同样的想法。
NetScreen给了一批中国工程师,为了家庭,孩子,自己的生存和将来,一个拼搏的机会。并且得到了或多或少的回报。
当一切成为往事的时候,过去的一切都变得有点遥远。
似乎剩下的只是感谢,感谢过去的同事,过去的经历。
西南联大发现,年纪大了,基本上不嫉妒别人了。
朋友发财了,真心替朋友高兴。
朋友都比自己穷不是个好事情。
在别人都找你借钱,和你可以找别人借钱 之间,
一定要选择后者。
硅谷人才济济,卧虎藏龙,多少startup起来,倒下,再起来,再倒下。许多前浪都牺牲在了沙滩上。
据说邓锋也在许多场合,非常谦逊的说NetScreen是非常幸运的。
天时地利人和,错一步,NetScreen就与其他许多初创公司一样,两手空空。。。。。。
西南联大总觉得应该为NetScreen写点什么,留个纪念也好,为将来的中国工程师们创业有所帮助也好。
NetScreen的成功无疑是幸运的。
在幸运的后面,也应该蕴含着一些将来可以借鉴的东西。
在幸运的后面,也应该蕴含着一些将来可以避免的东西。
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有中国工程师创办的企业在湾区。
西南联大非常坚信这一点。
这也是西南联大这次来北京,要找邓锋的一个原因。
他想听听邓锋对NetScreen的看法。
当然,与许多人一样,西南联大来找邓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来要钱。
西南联大与几个朋友,做了一个Web2.0的网站 ,想让当年的大佬支持支持。
硅谷所在地San Jose,中文常翻译成圣荷西。圣荷西水星报(San Jose Mercury News)每年都会出一个硅谷地区150家最大的上市公司(按销售额排名)专题,称为SV150(Silicon Valley 150),SV150公司中不乏华人创办的公司,2008年有16家华人创办的公司入选。
但,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创办的公司为零。
是,没有一个入选。16家全部来自台湾或香港的华人。
另外,西南联大认识到,从大陆来的中国人在湾区开的公司,(不算上来自台湾和香港人开的公司),基本上没有做大的。没看见过50亿美金(5个Billion)市值以上的。都是上市之后,稍微像个样子,就被人收购了。
从目前来看,来自大陆老中创办的高科技企业中,NetScreen仍然是身价最高的(2004年4月15日,Juniper以41亿美金的股票价位收购。)。
其次应该是老有晚成的朱敏的WebEx(2007年3月15日,被Cisco以32亿的股票加现金的方式收购)。第3名是普林斯顿大牌教授李凯的DataDomain(2009年7月23日被EMC以21亿美金现金收购。)。
OmniVision Technologies是清华陈大同开的,但市值不到10亿美金。要死不活的样子。
展讯(Spreadtrum)是清华武平等开的,现在股票是一塌糊涂,惨不忍睹。每天的交易量让人感觉就是一个人自己在玩。希望不是武平自己左手买,右手卖。。。西南联大还在2块钱的时候买了一些展讯的股票,希望不是接了武平的卖单,成了展讯的股东。。。。。。
大陆来的人公司做不大,这到底有没有什么原因?
西南联大不知道,也不关心。
这个问题似乎是北大光华学院等教授们应该探讨的问题。
。。。。。。



第二回  邓锋这个人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在NetScreen的三个创办人邓锋,柯严和谢青当中,邓锋,柯严是与NetScreen一起走过各个历史阶段。谢青因为各种原因早期离开,基本上与NetScreen后来的发展,壮大,上市,兼并,被兼并的历史脱节无关。
柯严,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为NetScreen的软件系统ScreenOS的缔造,设计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柯严在NetScreen期间除了全局把 握ScreenOS之外,基本不做管理的任务。为什么说是基本不管人?柯严管而且只管NetScreen的预研部。预研部的头是谁?毛宇明,来自于 南开大学计算机系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现在是湾区一家startup公司的创办人(也成道上的大哥了)和首席架构师,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PaloAlto Networks。 毛宇明这个人技术水平比较狠,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是NetScreen ASIC 芯片定义,ScreenOS底层系统架构,和NetScreen高端系统研发的主要力量。柯严相对邓锋而已,日子要舒服一些,担子要轻一些。
邓锋,作为NetScreen的研发副总裁,董事会成员,负责着NetScreen研发的全局,在最初几年,并兼任NetScreen的硬件开发 (硬件和ASIC)的掌舵人。在NetScreen,统领ASIC设计的头是韦文,韦文,来自清华电子系,美国南加大电子系博士,技术比较狠(炒股更狠),韦文离开NetScreen后曾经出任北京的网络安全公司 天融信的CTO。硬件板子部门研发的头是童建,也来自清华电子系。NetSceen期间,各个高中低端产品的硬件系统基本上出自童建及其团队。也是 NetScreen的狠人之一。童建就是现在位于北京上地的山石网络公司的创办人和CEO。终于转正当大哥了,当然后面撑腰的是大大哥–邓锋。
在NetScreen期间,邓锋如果要不高兴了,基本上逮谁训谁。敢正面反抗大哥的好像不太多。。。都在后面骂:-)
可见,要当道上的大哥,首先要从当跟班练起。想要当大哥,要会忍和勤于学习。
当你的大哥不愿意出头当大哥了,你就(才)成大哥了。
2005年邓锋离开Juniper回到北京,创办北极光风投。 四年以来,北极光创投发展的不错。在2008年宣布完成3.5亿美元的二期基金的募集。基金的LP(Limited Partner)分别来自美国、欧洲 和亚洲地区,包括普林斯顿大学、一些政府基金、捐赠基金和非营利基金。其二期基金将延续以往的投资策略,即专注于中国地区的TMT(技术、媒体、电信)和 消费类的产品与服务领域。
现在大名鼎鼎的开心网,就是北极光投资的。其实祖国大地,Facebook的克隆是满天飞。但是投你钱,还是不投你,都是大哥说了算。
目前邓锋旗下的公司不少,有二三十家公司了。其中包括几家原来Netscreen子弟兵出来创办的系统公司,例如山石科技 Hillstone Networks和艾诺威科技 Aerohive Networks。 Aerohive的创办人和大哥叫做刘长明。这个名字比较狠。公司一定会成功。刘长明,来自清华计算机系,是为NetScreen系统网络部分,特别是 Routing部分和高可靠性(HA)方面的做出了重大贡献。工作勤勤恳恳,深得邓锋赏识。邓锋就喜欢老黄牛,听话的。不过大哥们好像都这样,这也不是邓 锋的特殊癖好。山石和艾诺威科技这是目前北极光网站上列入系统(System)方向上仅有的两家公司。当然属于软件服务业的杰华科技 Sigma 也是原Netscreen的班底。杰华科技的大哥是当年Netscreen的QA的头,陈廷川,是个马来西亚华侨。
西南联大没事就会去北极光的网站溜达一下,看看昔日大哥最近又投了那家公司。并做一些统计分析工作,从而希望更好的把握大佬的投资喜好。
把握大哥的喜好,比商业计划书更重要。
把握大哥的喜好,才是创业团队的实力。
关于邓锋的采访报道很多。特别是他回国创办北极光风投公司以后。
什么回国当农民啦,身在硅谷,心在祖国啦。
邓锋频频出现在各大风投高峰会,创业人员恳谈会,和母校清华大学的一些活动中。。。
国内的记者们基本上是靠邓锋自己侃大山,写出的一些采访报道。
邓锋是个很能说,很能吹牛,比较能影响别人的人。
他的性格基本上是,他认为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是你理解的不对。
这个性格比较狠。好像有点独断专行。 但做startup要成功,领军人物就得这样。
西南联大学了九年,就这点练不成。
NetScreen出来的人看邓锋,柯严和谢青,自然与那些记者们有些不一样。
西南联大认为,邓锋是这样的一个人:
作为朋友,邓锋是个比较随和,讲义气的人。
作为公司创办人,邓锋是个节省和能吃苦的人。
作为公司研发副总,邓锋是个严谨,注意细节的人。
作为风投大佬,邓锋目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人。
作为个人,邓锋确实有具有一定领袖和领导气质的人。




第三回  自由的渴望
I had to be free     Had to be free    From feelings that haunted
I wanted to see     Wanted to be     Free。。。。。。
西南联大的黑莓手机响起了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的天籁之音。
夜色下的北京,格外的引人注目。歌名是“Free”,自由的意思。
西南联大最喜欢的女歌手就是莎拉·布莱曼,就是去年北京奥运会唱主题歌“你和我”的那位。
在莎拉的歌里,他最喜欢“Free”和“Scarborough Fair”。

自由,西南联大现在最渴望的就是自由。
如果能够还清房屋贷款,那该多自由呀。
如果想不工作就不工作,那该多自由呀。
。。。。。。
如果想不自由就不自由,那该多自由呀。
。。。。。。
那就得发财,像邓锋,柯严他们一样,发个大财,至少要发个中财。
否则,没有自由。西南联大很相信这一点。
他在NetScreen发了点小财,但买房子的时候头期都花光了。
西南联大有个优点或者叫做缺点,爱反思。
NetScreen的人都知道他的这个毛病。
他,有时常常困惑。常常问自己,
邓锋自由吗?柯严自由吗?谢青自由吗?
好像还都不自由。
邓锋成天忙着北极光的事情,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投钱其实就是被别人变相绑架;不投钱被人骂。据说VC每天要阅读或者从电子信箱里删除上百个商业计划书。
柯严似乎好一些。但也成天找不着人。一会儿在北京;一会儿在湾区的。好不容易见一次,一般也就给30分钟。期间还电话不断。估计也都是找他要钱的。
谢青,Fortinet估计就够他忙活的了。最近又要准备上市了。一定是忙的不亦乐乎,还不天天熬夜准备材料,与基金公司们套磁,做路秀(Road Show)等等。
NetScreen那些第二梯队的,现在转正当老大的人,自由吗?
每次在湾区或者北京遇到他们,感觉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容易”。
似乎他们都很羡慕西南联大每周可以打打羽毛球,游泳,和上网冲浪的日子。。。
西南联大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些小困惑是小知识分子的毛病。不应该有。
自由就是一种选择的权利。
有选择不自由的权利;有选择自由的权利,才是真正的自由。
西南联大知道,哪天没有了工作,他的这点自由的权利就都没有了。
但是,没有选择不自由的权利,下岗了。
还是要发财,要创业!
西南联大经常勉励自己,要不忘NetScreen的精神。
不能颓废。刘邦40岁的时候,还在徐州当混混,啥都不是呢。
还来得及。
。。。。。。
“Hello?”
西南联大接通了电话。
接电话时说“Hello”还是“喂?”,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从国外回来的不二法宝。
西南联大是个明白人,知道国人特烦这些从硅谷回来的人说话带英文。但有时还是习惯成自然。
“你好,请问是西南联大嘛?”,
甜甜的声音,是她,没错,邓锋的秘书。
西南联大心中有一点点莫名其妙的兴奋,她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
“啊?是,是我。。。”
“你好,我是邓总的秘书。我与邓总联系上了。他今天晚上在东方君悦有个风投的高峰会。很忙。你能否在8点半左右去东方君悦的大厅与他见个面?。。。”
“啊?。。。好的,好的。谢谢,谢谢了。”。
从海淀的清华东门,要赶去位于王府井的东方君悦。而且还要来回!
老大就是老大;老大不需要考虑细节。
老大需要的是结果,而不是实现的困难。
西南联大知道,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这次去以后不一定有机会。
不去以后是一定没有机会。
检查了一下钱包,似乎还有2,3百人民币。
要先把出租车的钱准备好。
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听说是去东方广场,很兴奋。
西南联大在车里冷静了一下,
见邓锋谈啥呢?他很聪明的一个人。。。
就谈两件事情吧。
一是想写点文字关于NetScreen,关于我们过去的岁月;
二是想问问他关于Web 2.0和社区网络公司(Social Network)的一些看法。
西南联大知道,对付聪明和精明的邓锋,就是在他面前,以诚相待,看着他的眼睛,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他。
邓锋是个性情中人,是个念旧的人。
这一点,西南联大很自信。。。。。。



第四回 开放的路上

在那些苍翠的路上,历遍了多少创伤;
在那些开放的路上,踏碎了多少理想。
橘黄色的出租车拐上四环,箭一般的朝东飞驰。。。
路很宽,司机的技术也很高,在车流里,如鱼得水,开得很快。
北京变化很大,日新月异;中国变化很大,改天换地。
“师傅,你车开的很好呀。”,西南联大由衷的佩服。
“谢了,习惯了。”,司机30出头,长相厚道。
西南联大看的出来,他不是本地人。据说现在开出租的都是郊区的。
西南联大不喜欢油腔滑调的北京人,其实他是不喜欢舌头乱卷的北京话。
西南联大是江西人。没有江西人,就没有新中国。江西人都这样认为。
许多历史学家都说中国近代史是湖南人的历史。说什么中国不能没有湖南。
西南联大一直认为,中国不能没有江西。
没有江西人,就没有主力红军;没有主力红军;就没有八路军和新四军。
没有八路军;没有新四军,就没有解放军。没有解放军,就没有新中国。
西南联大理科出身,拿这个逻辑与不少朋友抬杠。
西南联大很好奇为什么近代湖南出了不少名人,并作了一些调研。他的结论是湖南之崛起皆源于曾国藩和他的湘军捞到了第一桶银子。
曾国藩创办湘军,除了忽悠儒家报国那一套之外,其实就是许诺湘军的弟兄们都可以发财致富,会得到银子,其中包括高工资和分红(打完仗后洗劫城市,例如南京)。
不抢鬼都不相信。曾国藩自己都承认这一点。
这帮穷弟兄被曾国藩解散之后,都是大包小包地带着银子回到了湖南。还有大为开阔的眼界和胆识,由此,原本落后的湖南风气大变。接着干什么?购置房产做生意,这其中包括办私塾搞教育培训。
搞培训是很赚钱的。你看看现在北大青鸟。新东方俞敏洪也是搞这个的。都发了。
湖南的民智一开,自然封侯将相。近代以来,人才跟井喷一样。正反馈了。
。。。。。。
钱最重要了,西南联大真心的认为。没钱,既修不了身,也齐不了家;更别瞎扯什么治国平天下。有钱,才能民智开启;有钱,中国才能繁荣富强。
他才不相信湘军是为了大清朝的伟大复兴,大家多留几百年辫子才去九死一生的。弟兄们一定是为了银子才拼命的。
银子得来的都不容易呀。都是拿命去赌呀。至少也需要亚健康的代价。
当然,光靠钱也是不够的。曾国藩很聪明。他自己是个知识分子,知道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要光宗耀祖,建功立业,衣锦还乡。
曾国藩搞湘军,其实就是整了个startup公司。儒家思想就是湘军的所谓公司文化。饷银就是湘军每两个星期的一次工资。打完胜仗免罪抢劫几天其实就类似于发大奖金和公司上市(类似于攻下南京)。
西南联大爱思考,他觉得NetScreen与湘军有许多类似的地方(除了抢劫),大家的方法和目标似乎差不多。当然一个是战场,一个是商场。其实都不容易。西南联大很喜欢从文化的角度去琢磨NetScreen的这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中国工程师。他觉得儒家思想再加上股票期权其实就是最好的管理,缺一不可。什么 UPenn MBA,Stanford MBA估计都是胡扯。
团结一致,为了脱贫致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团结一致,为了职业抱负和理想走到一起来。团结一致,为了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走到一起来。这就是NetScreen的凝聚力。这就是NetScreen的成功的奥秘。
NetScreen产品的推出速度连自己都惊讶。产品覆盖高中低各个市场方向。万军之中要生存,冷兵器,热兵器,还是烫兵器,唯一不变的制胜法宝就是快。
NetScreen与湘军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西南联大就爱瞎琢磨。
跨越国门作战,向来是兵家大忌。缺乏纵深,没有后援。曾国藩打到哪里,一定有地方官员来犒劳,送军饷,参军的人也多。另外,曾国藩同志,群众基础很好。大 江两岸,毕竟认同儒家文化的人还是比拜上帝会的人多。那时还能记得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人不多。不知道曾国藩记得不记得。
NetScreen可没有这个条件。能做的只是在硅谷夹缝中求生存,求发展。没有任何基础,没有任何人脉。没有谁来慰问你,除了收房租和水电费的。
活下去,你幸;死悄悄,你命。
硅谷每天都在上演这样关门的故事。
没人会特别在意一批中国工程师的失败。
失败的人太多了;成功的人太少了。
没有什么科学基金和核高基项目需要你去帮忙。
没有什么国家自主知识产权的项目要你去论证。
没有什么国家高科技产业孵化工作要你去协商。
没有什么国家的爱心加无息贷款需要你去消化。
没有什么国家的海龟海蛇专项基金等你去浪费。
西南联大有时想,百度,新浪,搜狐,网易,阿里巴巴其实比NetScreen幸运。
幸运是指这些公司的发展,生存和壮大都在中国。在日新月异的中国。
幸运是指这些公司的市场,客户和渠道都在中国。在改天换地的中国。
而NetScreen兵锋直指网络安全系统(System),特别是高端系统,市场直接面对北美,与北美数据业务公司直接竞争。基本上是域外作战,四面楚 歌。NetScreen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其起点之高,勇气之大,即使是现在,西南联大也不得不佩服当年邓柯谢哥仨的勇气。
大哥发大财,都是有道理的。项羽破釜沉舟,你行吗?不行,就乖乖的当小弟。
竞争之惨烈,研发之强度。工作之高效,人员之团结。缺一则无NetScreen的成功;缺一则无今天的北极光。没有今天的北极光,北极光旗下的这些中国公司目前的形势会如何?没人知道,没人想知道。人们只关心现在的邓锋和北极光。
有人说,NetScreen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没有。NetScreen的产品可能在将来消失;NetScreen的精神一定永存!
NetScreen存在于西南联大的心中。NetScreen存在于邓锋,柯严的心中。
NetScreen存在于原来NetScreen工程师的心中。NetScreen存在于北极光投资的公司之中。
NetScreen的文化和技术已悄悄地融入在硅谷之中。
NetScreen的历史将通过西南联大的文字,传承下去。。。。。。
西南联大相信这一点。他下决心要把NetScreen的历史写出来。他这人就这个毛病,很有使命感。
了解NetScreen的过去,才能更好的了解北极光的将来。
了解NetScreen的历史,才能展望中国人在硅谷的未来。
西南联大想把书名定为“中国人在硅谷–NetScreen的故事”。今天晚上告诉他的大哥邓锋。看看他的意见。小弟再聪明,一定要让大哥觉得事情是他做的战略规划。这一点,西南联大很清楚,在道上混,一定要守规矩,否则会很惨。。。天天读武侠小说的他知道这一点。
西南联大很喜欢音乐,没事就带着他的iPod。iPod里面下载的都是他最喜欢的一些歌,中英文都有。他很喜欢Beyond和黄家驹。特别是那首“大地”。歌词深刻而且有力量。 



第五回 多少年以后
风雨弃当年, 白发偷添。清华园内看云烟。昔日荷花皆不见,几度人间。
把酒临窗前, 笑看因缘。金门桥畔有诗篇。途异归同君莫笑,沧海桑田。
“到了,先生。”,出租车缓缓的停下。
东方君悦大厅,金壁辉煌。著名的五星级酒店。
“谢谢,给您钱。不用找了。。。”,西南联大打开车门便要离开。
“别忘了您的电脑”,师傅提醒他。
来自农村的人就这样–善良,厚道。西南联大心里想。西南联大生在农村,长在农村。
他不喜欢城里人。总觉得城里人坏。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偏见。
邓锋就是城里人。邓锋人其实不错。邓锋不是北京的小混混。邓锋是个做大事的人。
西南联大心里一直把邓锋当做道上的大哥。大哥混的好,小弟才能上得去。
西南联大很质朴。现在质朴的人太少。
“。。。我是北京人,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从小当班长,从北京三十五中到实验中学毕业,1981年再到清华。。。”。 出国之前,邓锋一直没有离开过北京。
NetScreen的旧部都很烦采访邓锋的那些记者。写出来的文章不少是很傻,很滑稽。
西南联大还记得第一次与邓锋的交往。那是他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六。之前,西南联大还没有见过邓锋,只见过柯严。
那一天,他有点感动。感动于邓锋;觉得邓锋这个人不错,有点做老大的样子。西南联大就是那天之后决定就跟着NetScreen,跟着邓锋混了。
农村人都这样,认一个死理,有点象许三多。许三多就是典型的农村人。西南联大很喜欢许三多。他的许多堂兄弟们,表兄弟们,都还在上海,北京的工地上混。很累,赚不到多少钱。
西南联大觉得自己与他的那些堂表兄弟们区别不大。一个是在上海北京充满灰尘的工地上讨生活;一个是在硅谷充满辐射的工地上混饭吃。
NetScreen工程队伍的潜规则是一周工作6天。没人强迫你。爱来不来。全凭自觉。当然,如果你的同事,你的老板,你的老板的老板,直到柯严,邓锋两位大佬,星期六都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发电子邮件,写代码,你是赶快出门去公司,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六,西南联大还不习惯中午到点就要下楼集合去吃饭。他的座位当时没有与大家在一起。报到的时候,没有位置,就随便在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被安排下来的。初创公司,大家都很乱,大家都很忙。
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都把他忘记了。
当时他正忙着为ScreenOS做一个PowerPC的交叉编译器。当时公司上下没人懂。他懂但没有做过。正在网上查资料。记得那时还没有听说过Google。大家都是用Yahoo。
当他突然发现要吃饭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他落单了。当时,心中有点不高兴。西南联大对吃很在乎,嘴比较馋。回到座位上,接着做编译器。键盘敲的哗哗 响。在NetScreen,打键盘速度比他快的只有两个人,柯严和毛宇明。其实他不一定比他俩慢,但是没有胆量去挑战自己的老板打键盘速度。西南联大不聪 明,但也不傻。
这是他加入NetScreen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当时没人懂,也没人相信他能做。他老板不错,相信他,让他试一下。不行公司要掏六千美金买。六千美金,很多钱,在那个时候。
“你没去吃饭?”,一个温和的声音。
西南联大回过头,看见一个身高1米8多的男子站在他那间堆满杂物的房间门口。三十六七岁的样子。
衣着简单,随便,但也稳重。目光中透露出自信和一种亲和力。
“没有。。。,他们先走了。我不知道他们今天去哪里。”
“这帮家伙!不象话。”,1米8多的帅哥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西南联大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小哥费玉清。后来,西南联大经常当着大伙儿的面夸邓锋象费玉清。邓锋很高兴。费玉清是少奶杀手,邓锋清楚的很。夸邓锋帅比夸邓锋智慧,有钱更有用,如果你想获得北极光投资的话。
“By the way,我是邓锋。你是新来的,你是西南联大,对不对?”。
“是,刚上一个星期的班。您怎么知道?”,西南联大站了起来。有点惊讶。原来他就是邓锋。
“这算什么,每个新来的员工,我都清清楚楚。他们以前做什么的,现在来要做什么,我都很了解。”,邓锋很自豪的表情。
“Hello, 你们在哪呢?I See,已经开吃了?真没出息。Ok,你们回来的时候带两份葱油饼,豆浆和油条回来。你们把新来的西南联大给拉下了。”,邓锋的手机接通了。原来他也落单了,西南联大恍然大悟。
“对不起呀,他们太粗心了。”,邓锋说到。
。。。。。。
多少年以后,西南联大也没有忘记那天的邓锋,那天的事情。
一点点对别人的关怀,会让人感觉很温馨。一点点对别人的帮助,会让人记得很长久。
他经常想,如果有一天,他做老大了,一定要学习邓锋。只有关心小弟,才能做老大。不帮助小弟的老大不是真正的老大。一旦有变,小弟就都撤了,老大就成孤家寡人了。孤家寡人最可怕。没人做跟班的日子一定很孤独。西南联大不喜欢孤独。。。。。。
在以后的岁月里,西南联大没有误过任何一顿免费的午餐。西南联大选择了与战友们共同度过美好的星期六。当时并不觉得苦和累。一是还没有小孩,二是中午可以 一起去吃饭,邓锋和柯严买单。现在想想当时家里有小孩而且没有老人过来帮忙的同事,他们的家里周末该很辛苦。大家就这样一起携手走过那段艰苦但激情的岁 月。。。。。。
西南联大周末一般是上午9:30或10点左右去办公室,做一个小时的工作(包括上网冲浪),然后大家吆喝着去吃饭。浩浩荡荡,经常是要开2,3桌。经常去的饭店是附近的一家名叫“状元楼”的中餐馆。
在状元楼,大家可以尽情的点一些凉菜,油条,喝豆浆,煎饼果子,葱油饼和那里特有的韭菜盒子。饭店的老板,女招待们与邓锋和NetScreen的这帮人都 很熟悉。大家经常开邓锋与一个性格活泼,长相俊俏的女经理的玩笑。邓锋性格比较外向开朗,经常是顺着杆子往上爬。。。。。。
那些日子,大家都很开心;大家都很年轻。公司还没有上市。但大家都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热情。绝大多数的人其实都没有见过钱。都是土包子,就像当年的湘军弟兄。不知道具体的未来,但在曾国藩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双重忽悠下,都觉得前途一定很好。
西南联大现在还经常怀念那些逝去的日子。他知道,那些日子永远不会再回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
西南联大走进饭店大厅。大厅很大,装潢的非常漂亮。
他没有看见邓锋。西南联大知道他应该耐心的等。没听说大哥等小弟的。老大迟到一定有他的道理。
大厅的右侧,一个乐队正在演奏着音乐,是一首老歌。
西南联大熟悉这首歌,是姜育恒的《多年以后》。演唱的是个长发的男歌手。演绎的很好。歌声中那略带对往事追忆的感伤,在东方君悦的大厅里轻轻飘荡。。。。。。
给我一个安静的角落 避开所有眼光的探索 寂寞是我唯一的藉口 经过多年刻意的飘泊 面对无数漠生的面恐
想个归宿找不到理由。 为什麽 经过多年以後 所有的过与错 无法解脱 为什麽 经过多年以後 得失的过程 如此冷漠。

不是我故意沉默 也不是要让自己孤独 只是心里话该向谁诉说 我只想要简单的拥有 一片小小真实的天空
不再有飘零的失落。为什麽 经过多年以後 所有的爱与恨 不能淡薄 为什麽 经过多年以後 风乾的伤口 心痛依旧



第六回 柯严这个人

如果能够忘记可以忘记的过去,我一定忘记委屈。
如果能够选择可以选择的记忆,我一定选择感激。
来北京之前,西南联大在湾区与NetScreen的另外一个创办人柯严见过一次面,汇报了一下自己最近在各方面的学习心得。西南联大知道,对以前的领导像以前一样尊敬,这是一个攒人品的作风。
柯严对西南联大很好,不管NetScreen时期还是现在。西南联大心里很清楚。
NetScreen期间,柯严是西南联大老板的老板。西南联大的老板就是NetScreen预研部的头头毛宇明。NetScreen的预研部,正式名字叫做Advanced Technology Group。直接汇报给柯严。NetScreen的预研部就类似于空军部队中的试飞团。毛宇明就是试飞团的团长。西南联大就是一个试飞员。毛宇明很忙,每天为了NetScreen的ASIC的设计定型,高端系统研发,有许多会议要参加;与韦文的ASIC部门要有许多沟通。
所以,除了在关键技术问题指导西南联大之外,毛宇明不太管细节。柯严在工作方面也不太管毛宇明的细节,很信任毛宇明。预研部为NetScreen的高端系统冲锋陷阵,打下了NetScreen的半壁江山。试飞团里的试飞员分工各有不同。西南联大其实就是 NetScreen的首飞。这个首飞的意思并非是很牛叉的首席飞行员。是指第一个放单飞,要把一个新系统与ScreenOS转起来,要把系统搞稳定,要能过最基本数据报文的意思。这样系统才能交个其他试飞员,继续研发。
与其他更多为ASIC服务的试飞员相比,西南联大的工作责任是CPU,Kernel和相应的底层基础的研发。用英文说就是做Kernel和Infrastructure的。因此与柯严接触的机会略微多一点。
柯严作为研发副总裁和首席架构师,负责ScreenOS的全局技术方向和管理,协调预研部与ASIC部门,ScreenOS部门等的协调工作。
柯严为人很低调,很谦虚。如果说邓锋是一个企业家,比较能说能忽悠的话,柯严更像一个学者,或者教授。当然,他不喜欢当教授,否则世界上就少了一个NetScreen。
第一次见柯严,是面试。西南联大并不知道他就是NetScreen的创办人之一,以为他就是一个与他一样的工程师,因此很放松,比较随便。柯严问了一些MIPS架构下的一些问题,例如TLB的一些细节。西南联大当时应该都答对了。
柯严在面试时问西南联大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来NetScreen?”。
这是个让西南联大差一点肠子都悔青了的问题。
“我听说毛宇明在这里。他很聪明。我觉得他在这里做,说明这个公司一定不错。”
柯严半响没有吱声。。。。。。
柯严在面试的最后也没有说他是谁。最后问西南联大,“你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这通常是面试时的一个礼貌的程序。被面试人可以向面试人咨询一些问题,例如更加了解一个公司。
“你是做什么的?在这里干什么?”,西南联大问到。这个问题比较实在。
“哦,我的名字叫柯严。是NetScreen的Co-founder。”
西南联大当时差一点就晕过去。他对柯严面试提的技术问题虽然答对了,但是答错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事后的日子里,西南联大每每想起这件事情,就不安。他的工资,奖金其实都在柯严手里捏着。
这就是柯严的低调。如果是邓锋,一开门,一定是主动的伸出单手,热情洋溢的欢迎你来NetScreen面试,并首先介绍“我是邓锋,邓文迪的邓;锋芒毕露的锋。是NetScreen的老大,你以后就跟我混吧,吃香的,喝辣的。。。。。。”。邓锋对人的感染力,凭良心讲,不错。
柯严对工作非常认真。基本上是每天九点半进办公室。他的工作除了设计ScreenOS整体框架之外,例如参加各个会议,就是非常仔细的做code review。在ScreenOS技术方面,基本上他说了算。大家最怕的就是收到他的电话,例如“西南联大,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但柯严有一个很好的优点,能听的进去别人的建议,并采纳之。柯严是一个非常聪明和谦虚的人。
柯严的键盘打的飞快。NetScreen的办公楼换来换去,预研部作为他的亲信部队,一直环绕在他办公室旁边。西南联大每次去找柯严或者路过,都能听到他房间内发出类似有人在拿手乱打键盘的声音。速度快的让西南联大不相信那是在有逻辑的打出英文字母,或者C语言。后来,西南联大就这个问题屡次向柯严求证,柯严都拒绝回答。西南联大到现在也还保留着怀疑,例如,柯严是否在NetScreen期间沉迷于打游戏?否则,编程序或者发电子邮件确实不需要那样的击键速度。。。。。。
柯严一般不生气;一旦生气,很大,很严肃。西南联大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一日,西南联大与邓锋和其他一票NetScreen的虾兵蟹将们在 NetScreen旁边的一个健身场地打篮球。去打篮球之前,有一个客户问题(Custom Issue),客户是一个很重要的金融机构公司,问题是关于NS100或者NS200的,MIPS和Kernel方面的问题,但与西南联大没有直接关系。西南联大很喜欢打球。不想呆在那里做客户问题。而且邓锋也去。大家都很高兴去乐一乐。邓锋其实篮球打得不错。打球之前,那个负责这个客户问题的主管找到了西南联大。西南联大从技术的角度解释了问题,就离开去打球了。
篮球打到一半,晚上9点左右,一个急促的声音呼唤着,
“西南联大,你赶快回去!”,一个同事气喘吁吁。
“为什么?我不是解释清楚了吗?”,西南联大不傻,知道是什么事情。
“你回去吧,柯严等你呢。。。”。
。。。。。。
换衣间内,取手机时,N个Missed Call。
走进柯严办公室。西南联大看见一张铁青的脸。
一分钟的静默。大家都不说话。柯严是气的说不出话;西南联大是吓得不敢说话。
有钱不一定强;没钱一定弱。这句话一万年也不会错。
毛宇明当时不在。如果他在,一般都是比较爱护自己的人。负责这个客户问题的主管不是柯严下面的,是ScreenOS部门的。ScreenOS部门行政上直接汇报给邓锋。人家告到柯严头上来了。人家告到柯严头上来了。柯严必须摆平。
“你去哪里了?”
“与邓锋打球去了。。。”,西南联大有点mean(无耻的意思),有点刻意强调邓锋这个字眼。好像是邓锋非要找他打球的样子。
“你知道大家在这里等你吗?。。。”,这似乎是首歌名。当然,柯严不知道。他似乎对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啥都不知道。NetScreen的部下总是拿他开玩笑。他也乐得自嘲。
“说吧,这是什么问题导致了这个系统崩溃?大家都急死了,你还与邓锋一起去打球”,西南联大长吁了一口气。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长呀。
。。。。。。
NetScreen成功后,对邓锋的采访和报道很多,柯严就像他的过去一样,谦虚,低调,安安静静的。
在西南联大的眼里,柯严是一个应该感谢的人,感谢这些年他和毛宇明对他的帮助和宽容。没有柯严和毛宇明,西南联大就没有机会在NetScreen里混,也混不下去

No comments: